走进南昌大学工会
 
 
 
全国青年教师师德演讲比赛演讲稿
[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  )  责任编辑:万丽丽]
 


生命迸发的极光
——走近南昌大学江风益教授

    宇宙间最美的是极光。
    极其美丽、极其神奇的光!那缤纷的五彩似划破夜空的闪电,那异常的艳丽像翩然起舞的彩虹,那无穷的情景是洒满诗意的湖光月色……
    每一个精彩的人生犹如一道瑰丽壮观的极光,释放的是整个生命的能量。《生命迸发的极光》,讲述的是为我国半导体照明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青年教师——南昌大学教授江风益。
    公元2000年,千禧的春风将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吹遍了南昌大学——蓝色发光二极管研制成功了!这是江西省独立承担的第一个国家“863”项目,是代表全球半导体研究前沿水平的科技成果。如今,它走出实验室,开始了产业化运作,为国家带来了数十亿的经济效益,将形成第二次照明工业的革命!
    昌大人兴奋了!江西人兴奋了!整个中国的发光学术界兴奋了!著名科学家陈良惠院士万分感慨:“中国半导体照明将在世界杀出一匹黑马。这匹黑马就是南昌大学的老师——江风益教授!”
    谁是江风益?人们在询问、在谈论——
    是那个从鄱阳湖平原走出的农家子弟吗?
    是那个学成归来、一直耕耘在故乡土地上的普通教师吗?
    是那个辞去行政职务、专心致志搞科研的青年博导吗?
    是那个吃在实验室、睡在实验室的“拼命三郎”吗?
    是的、是的,正是那个早出晚归、挑灯夜战、全身心扎在科研上的蓝光二极管——江风益。蓝光二级管——江风益,人们把科研成果与研究者的名字紧紧联在一起,这就是最高的嘉奖!无尚的荣光!
    我是一名南昌大学的青年教师,业余时间也是江西教育电视台的记者,对身边同事的好奇,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敏感,让我产生了强烈的欲望——我要走近江风益,解读江风益。
    采访是在江风益那淳朴的话语中开始的:
   “我是个道道地地的农家子弟,从小家境贫寒,是党和人民用助学金送我上了大学。没有党和人民,也不会有我今天的成就。”
    1980年,改革的东风唤醒了鄱阳湖畔的一个小乡村,江风益是这个村上祖祖辈辈多少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离家的那天,满村的父老乡亲都来送行……那天的路走得很长很长,母亲那流不完的泪水,父亲那一再重复的叮嘱,还有乡亲们那深深期待的目光,让年轻的江风益心中涌起了神圣的使命和义无反顾的担当:学成以后一定归来,为国家争光,为乡亲们争光!
   “84年,我大学毕业,放弃了去北京有色金属研究院工作的机会,回南昌大学做一名普通教师。89年,中科院长春物理研究所硕士毕业,我当时面临三种选择:一是读博深造,二是留研究所工作,三是回南昌大学任教。我选择了人们认为前途不大的返乡,还是回到了生我养我、爱我的这片土地……”
    这一字字、一句句平实的叙述,让我的耳边响起了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江教授告诉我: “简单地说,蓝光二极管有着非常广阔的市场前景,它可以取代现在以白炽灯、荧光灯为主的照明系统。你看看我们试验室门口墙上的六个大字:‘多发光、少发热’说的就是它的特性。这样说吧,如果将我国的照明灯全部替换为发光二极管,节约下来的电能相当于两座三峡电站的发电总量。而我们当时,科研资金短缺,实验设备简陋,一切都靠同志们‘艰苦奋斗’。”
    为了最大限度节省经费,江风益领着课题组的同志,自己设计图纸、自己购置设备、自己动手安装、一切都自己动手,亲自动手走出了自主研发的第一步。
    那以后,实验室就成了江风益的家,寻找蓝色的极光就是激发生命的价值之光。没有假日、也无所谓休息。饿了,吃盒饭;困了,打个盹;累了,就在实验室的小床上靠一靠。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的周而复始——长期的弯腰工作、过度的劳累,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腰椎疾病,50米的路程也不得不走走停停。医生发出了警告:若不立即手术很有可能瘫痪。对于组织上和同事们的劝说,江风益这样回答:“谁不怕瘫痪,我也希望赶紧住院,可是现在不行啊,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一旦手术失败,眼下的蓝光项目就可能半途而废。再挺挺吧,我一定能挺到成功的那一天!”
    暑去寒来,花落花开。经过1200多次反复试验,人们终于看到了那片蓝色的极光,终于看到了生命的闪电、生命的彩虹、生命的诗情画意!江风益,在这个时候才躺上了手术台,心潮难平的他,想起了坎坷的长路……
   “最艰难的是进行了几百次试验后,研究没有实质性的发展,而科研经费几近一空了,项目的负责人和其他合作者都先后离开了课题组,最后只剩下了3个研究人员。恰恰这时,我又面临着一次人生的选择……”
    当时欧洲一家著名研究所和一所知名大学同时向江风益发出了频频邀请。这边是经费短缺、步履艰难,那边是丰厚的年薪、读博的承诺以及优越的科研条件,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江风益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863项目是南昌大学乃至江西科研事业中的重大课题,我绝不放弃,必须一搏!”他毅然辞去了学院的行政领导职务,专心致志搞科研。
    我不解的问:“江教授,国外条件那么好,在那里搞研究同样也是为科学事业作贡献,为什么你当初决定留下来呢?”
    江风益没有直接回答,沉默片刻,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百年前,法国有位著名的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他不仅把满腔热血倾注于科学研究事业,还给后世留下了这样一段名言:“科学固然没有国界,然而,科学家应该有自己的祖国,应该将他的工作所能产生的力量贡献于他的国家!”
    这一刻,我懂了,什么是“爱国”;我懂了,什么是“执着”;我懂了,什么是“精神”!
    我好奇地问到了江风益的家庭.
   “这些年来,要感谢妻子儿子的默默支持。他们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工作。然而最让我感到内疚的是父亲……”
    原来在实验室的建设进入最关键的时候,江风益的父亲被确诊为晚期胃癌。那个岁末的寒夜,江风益一手拿着去长春与厂商谈判的车票,一手攥紧了父亲的病危通知。屋外的北风一阵阵地撕扯着他的心。“小时候,我就想过以后有出息了,条件好了,一定要让苦了一辈子的父亲享享福,没想到,在他病重卧床时,我却不能在身边尽尽孝……”江教授说到这声音有些哽咽.
    从他的泪光中,我读懂了他的抉择、他的牺牲、他的遗憾,读懂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江风益,读懂了一个大写的人!
    走在校园的“五四大道”上,我思绪万千、心潮难平。
    他是显赫的——他在半导体发光领域光彩夺目的成就赢得了 “国家跨世纪学术与技术带头人”“全国优秀教师”“五一”劳动奖章的桂冠;
    他又是平凡的——依然住在学校分的老房子,依然匆匆行走在校园上下班的林荫道上,依然在默默地继续着他的教学和科研。
   “立德、立功、立言”——江风益的人生更是精彩的。与光共舞他用充满热能的生命迸发出一束束美丽的极光,这光亮,不仅给人间、给世界带来福音,也照亮了我们每个青年教师人生的路标!


打印此页 】 【 关闭窗口
 
   
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南昌大学委员会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学府大道999号 邮编:330031
Copyright @ 200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大学工会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工会
南昌大学委员会